中国冶金网-首页-钢材 薄板 不銹钢 炉料 生铁 铁矿石 价格 行业分析 出厂价格 市场价格 宏观政策 进出口数据
财经指数:

当前位置:首页 > 宏观经济 > 国内宏观宏观经济 > 正文

周小明: 应对美“301调查”要做两手准备 打好三张反制牌“以战止战”

2017-09-13 11:36:27   来源:   评论:0

周小明强调,打贸易战并非好选项,双方都要付出很大代价。双方最好都做点妥协,达成协议。但问题是,对方开的价码过高,承受不了时,怎么办?他认为,这次美国发动“301调查”的目标可能不限于削减贸易赤字,是否有更大目标和更深考虑,值得深思。

“华盛顿不相信眼泪,只信奉实力。”周小明说。

作为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前副代表,周小明曾长期工作在对西方贸易谈判与合作的前线,深深领教过美国人的谈判作风。针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8月18日对中国正式启动“301调查”一事的前景,他强调“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我们有句成语, 叫‘委屈求全’。但有时候,委屈未必能求全,”他在日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要维护好自己的发展权益,我们就必须以攻为守,主动亮剑,以战止战,力戒被动应付,做到有备无患。”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启动的首个“301调查”是针对中国有关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的法律或政策是否存在歧视性,以及是否对美国商业造成负担或限制。“301调查”由美国《1974年贸易法案》“301条款”衍生,是冷战时代美国应对与别国贸易摩擦的“终极杀器”,自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WTO)正式成立后,美国发动单边制裁的数量显著减少。

中国历史上曾5次被美国发起“301调查”,两次是1991年在老布什任上,还有两次分别是1994年和1996年在克林顿任上。自1999年至今,仅有三个国家曾被列为调查对象:加拿大、乌克兰和中国。上一次中国遭遇“301调查”,还是2010年奥巴马上任次年。

当时美国政府宣布接受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请求,对华清洁能源政策措施启动“301调查”。调查过程中双方通过谈判解决了相关问题,美方未采取相应措施。

基于过往,对于这次“301调查”,国内不少学界权威都乐观预计,美国最终向中国挥下贸易制裁大棒将是小概率事件。

周小明强调,打贸易战并非好选项,双方都要付出很大代价。双方最好都做点妥协,达成协议。但问题是,对方开的价码过高,承受不了时,怎么办?他认为,这次美国发动“301调查”的目标可能不限于削减贸易赤字,是否有更大目标和更深考虑,值得深思。

“我们有不少媒体在说,贸易战打起来的概率不高,美国可能虚晃一枪,只是想在谈判中提高要价,”周小明说,“这种观点可能有偏差,我们要警惕美国的真实用意。”

贸易战将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21世纪》:自美国对中国发起“301调查”以来,媒体上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中美一旦开打贸易战,谁会更受伤?按照位于纽约的智库经济研究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最近公布的研究结论,中美一旦开打贸易战,中国将是最大输家,对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影响较小。你对此怎么看?

周小明:中美贸易战谁能打赢?其实没有赢家,唯有谁会输得更多、输得更惨。发起贸易战一方是损人害己。问中国能不能打赢这场贸易战,也是个伪命题。

经济研究联合会的研究报告认为中国损失会更大的主要依据是中美相互出口在各自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美国对华出口只占本国国民生产总值0.7%,中国对美出口占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3%。这样看起来,似乎中国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度比美国对中国市场依赖度大得多,因此得出结论。当然,这份报告也提到,渗出效应会比较大。比如,美方有些企业可能会很痛苦,对美国消费者的影响也会立竿见影。

中国是美国的第三大出口市场,仅次于加拿大和墨西哥。美国对华占到其出口总额的8%。按美方统计,去年美国对华出口达到1159亿美元。中国已成为美国不少产品的大市场。

中国是美国大豆和民航客机的头号市场。美国60%的大豆和1/4的民航客机出口中国。中国同时还是美国棉花、汽车、半导体的第二大市场,其中棉花占14%,汽车17%,半导体15%。中美一旦打起贸易战,这些美国产品肯定都要受损。

其次,如果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实行高关税,美国消费者就成了冤大头,要为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买单。随着商品价格上升,美国老百姓的生活成本肯定要增加。中美贸易战也会影响一些美国企业,例如向中国提供中间产品的生产商和中国产品的分销商。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件夹克衫从中国进口价格是40美元,在美国零售价200美元。这中间大部分利润都是美国的进口商、批发商和零售商拿走了。如果关税提高,他们的利润空间就会面临严重压缩,或者不得不提高售价。

除此之外,美智库这份研究报告的致命缺陷在于,只看到了中美贸易现状,没有看到发展趋势和中国市场的潜力,也忽略了美国占绝对优势的服务贸易出口及美国在华企业投资收益。

《21世纪》:你认为这个报告得出结论的依据不全面,那从未来发展趋势看,中美贸易地位会如何改变?

周小明:从发展趋势看,美国市场是一个饱和市场,中国对美出口增长空间有限。在饱和的市场扩大份额,好像虎口拔牙,往往是很困难的。

中国恰恰相反。它是个高速增长的市场。2011年至2016年间,美国对华出口增速就大大高于中国对美出口增速。

今后若干年,中国经济增长可望保持6-7%。普遍预计,在2030年以前,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的进口也将随之大大增加。依我看,中国很快就会夺回“世界第一进口大国”这个称号,而且会远远超出美国的进口量。

中国进口市场在扩大容量的同时,产品结构也在调整,发生重大变化。这种变化和调整,恰恰是对美国有利的。以前,中国进口多的商品主要是燃料、铁矿砂和中间产品。将来这些东西还会继续进口,但主要增长点将是高档消费品、高质量的农副产品和高科技产品这三大类。这正是美国的优势所在。

澳大利亚经济依靠中国市场保持了十多年不间断的增长。这在发达国家里属于绝无仅有。而中国今后进口增长点,恰恰是美国的优势产业。美国企业在华有很大的竞争力,可以大有作为。

《21世纪》:你刚才还提到服务贸易出口和对华投资,这份报告里没提到服务贸易。

周小明:这份报告忽略了服务贸易――美国服务贸易出口占全球1/4强,有些年份甚至占到30%以上,是世界上头号服务贸易出口国。美国的银行、保险、专业服务、教育、旅游、建筑设计等都有很强的国际竞争力。

在中美双边服务贸易中,中国长期处于逆差。根据我国商务部的数据,去年中国对美服务贸易逆差高达557亿美元。(美国对华贸易逆差3000多亿美元是指货物贸易。)

现代服务业也是中国未来进口的主要增长点。我国第三产业产值目前只占国民生产总值的50%多一点,发达国家都占到70%以上。在现代服务业领域,中国与美国相比差距很大,这也意味着有广阔的合作空间。

另外,从投资收益看,2015年美国在华企业获得利润高达360亿美元。对这些真金白银,那份报告也忽略不计了。

从双边贸易发展趋势等综合来看,中美打起贸易战,结果可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至于谁是一千、谁是八百,那就难说了。

“301调查”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21世纪》:在国际贸易领域,“301调查”曾是美国的“终极杀器”,但最近这些年已经很少动用了,上一次还是2013年对乌克兰。你怎么看待这次“301调查”启动的背景?

周小明:美国人对“301条款”用得的确是屡试不爽、所向披靡。不管对象是谁,包括德国、日本,往往美国的大棒挥起还没落下来,对方就妥协了。

中美打贸易战,并非好的选择。双方都会损失惨重,付出很大代价。较好的办法是,双方各自做点妥协,达成协议。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美国这次是有备而来。

今年初,中美之间搞了个“百日计划”,已经初见成效,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在中国超市已经能见到美国牛肉,中国还放开了美国大米和天然气的进口限制,Visa和Master也可以进入中国市场了。

中美首轮全面经济对话7月19日结束。对于争议焦点之一的中国钢铁出口问题,中国提出了限产方案,美国商务部长接受了。但他向特朗普总统汇报时,两次遭到拒绝。

《21世纪》:从历史上看,美国对中国几次启动“301调查”,最终都达成了谈判协议,制裁大棒并没有真正落下。有不少观点认为,美国政府这么做是为了减少贸易赤字,提高在谈判桌上的要价,并不会真正走到打贸易战那一步。你认同吗?

周小明:过去几次“301调查”,双方都做了妥协,主要是中方妥协。俗话说,“破财消灾”,用比较小的代价换取平安,还是值得的。

有媒体说,美国启动“301调查”,是为了减少贸易赤字。真是这样吗?7月份中美举行全面经济对话时,双方已经同意采取措施减少贸易赤字。

在我看来,美国搞“301调查”,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除了迫使中国在贸易上做出更大让步以外,不排除有更大的目标和更深的考虑。

特朗普班子里有一些对华强硬派。已经辞职的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Steve Bannon)公开说,美国正在与中国打一场事关一切的“经济战”,发誓要与中国“一决雌雄”。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则认为,中国政府打造国家龙头企业,是严重扭曲全球市场的行为。在此背景下,美国发动“301调查”的用意就显得十分耐人寻味。“301调查”是不是烟幕弹呢?

这次“301调查”把“中国制造2025”当作目标,直指我国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在这事关中国发展权益的重大问题上,中方恐难做出让步。

要打破美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想法

《21世纪》:你也认为,最好结果是双方达成协议,但是,如若达不成协议怎么办?

周小明:一是,用好贸易争端多边解决机制,把美国告到世界贸易组织。

美国对华搞“301调查”,不惜冒破坏全球贸易体系的风险。中美打起贸易战,殃及池鱼,其他国家也会受影响,包括一些美国的盟友。

美国为什么启动“301调查”?首先是心虚,美国对在世贸组织得到自己希望的结果没有信心。失道寡助,这次美国的行动就没得到盟友的公开支持。其次是美国的“经济霸权主义”作崇。世贸组织的规则当初是美国牵头制订的。现在美国却撇开世贸组织,私设公堂。在WTO同美国打官司,我们的胜算比较大。

二是――而且更主要的是――打好反制牌。以往贸易纠纷谈判常常是在人家提出的方案基础上进行讨价还价,有必要跳出这个框框,以攻为守,主动提出我们的要价。

《21世纪》:能否具体谈谈该怎么反制?

周小明:美国人在谈判桌上往往是盛气凌人的。华盛顿不相信眼泪,只信奉实力。要维护好自己的发展权益,我们就必须主动亮剑,以战止战,力戒陷入被动应付的局面。

对美国,我们不但要晓之以理,更要“晓之以害”:让美国明白打贸易战他们需要付多高代价;让他们意识到,在市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也捞不到,打破他们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幻想,在气势上要“平起平坐”。

为了做到这一点,就要制定反制目标,要挑选对美国杀伤大的产业和产品。这是第一点,要准。第二要狠,要有一定力度,打痛对方。我觉得,我们手头有不少牌,关键在于打好自己的牌。

《21世纪》:在你看来,有哪些牌在谈判中打出最有效?具体怎么做?

周小明:主要有三张牌:第一张是未来牌,第二张是服务(贸易)牌,第三张是监管牌。

未来牌――要锁定美国对华出口的大宗商品,如飞机、农产品等;同时,紧紧盯住美对华出口潜力大的产业和产品,在中国市场主要增长点上下足功夫。中国市场对美国的重要性,不但体现在眼前,更多体现在未来。

中国是只绩优股,更是只潜力股。谁不持有,谁就吃亏。由于中国市场巨大的潜力和增长性,美国很难承受被拒于中国大门之外的巨大损失。

服务贸易牌――目前,中国已经是美国很大的市场了。服务贸易出口拓展对美国非常重要。去年美国在全球的服务贸易顺差达到2500多亿美元。如果在我国服务业的市场准入上,美国不能享受其他国家一样的待遇,对它来说, 就如骨鲠在喉,空有优势,无法发挥。

监管牌――可以参照欧盟的做法,对在华的美国跨国公司进行两个调查:一是反逃税调查,二是反垄断调查,以此来维护中国消费者和中国本土企业的权益。

这些年,欧盟对苹果、脸书、星巴克、麦当劳、亚马逊、英特尔这些美国跨国公司都进行过调查,最近对谷歌开出20亿美元的罚单。近日,德法意等国家建议对苹果这些高科技公司实行“平衡税”,就是把营业收入,而不是利润作为征税基础,以补偿这些公司避税而给东道国造成的税收损失。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赚得钵满盆满,反逃税和反垄断调查合法、合理,符合国际惯例。

打贸易战从来不是个选项。我们不想打贸易战,希望通过协商解决争议。但如果有人非要强加在我们头上,那我们不能束手待毙。有备才能无患。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切切实实打好自己手中的牌。


相关热词搜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