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冶金网-首页-钢材 薄板 不銹钢 炉料 生铁 铁矿石 价格 行业分析 出厂价格 市场价格 宏观政策 进出口数据
财经指数:

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 煤炭 > 正文

遵义:电煤供应迎难而上

2018-07-11 12:35:33   来源:   评论:0

“遵义市中长协按照省政府的要求每周一调度,省政府下达的是410万吨任务,我们自己增加到450万吨。电煤供应现在是分解到县,县必须分解到矿。接下来就是督促履约的问题了。”近日,遵义市工业和能源委员会(以下简称遵义市工能委)总工程师刘文明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

破解“遵义问题”

曾经,遵义市的电煤供应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对煤炭行业“以停代管”的问题比较突出。

遵义市工能委能源科科长李瑾说:“过去,遵义的安全监管是以停代管,百分之百的走一处停一处,这种现象在2014至2017年尤为突出。2017年,遵义市搞了三次复工复产,每次都要3个月。”她介绍,现在,省政府要求全省各地煤矿停产15天的必须报省里面批准,这都是由“遵义问题”引起的。

刘文明告诉记者,过去一段时间,煤矿事故被妖魔化——事故背后必有腐败,一有事故必有官煤勾结。并且,过去的问责制度管理也存在不科学不合理的情况,形成的影响至今没有完全扭转过来——煤矿监管就是消极的检查安全,到处以停代管。从2014年至2017年,遵义的煤矿饱受这种管理之苦,被称之为“遵义问题”。“桐梓县是遵义市‘以停代管’的‘重灾区’,当地煤矿最少的生产天数是93天,长的仅120天。”刘文明说。

贵州耀辉矿业发展有限公司是重庆万盛煤炭有限责任公司的子公司,该公司在桐梓有三个煤矿,年产能66万吨。万盛公司副董事长黄启黔更是对过去的监管环境深有感触:“其他地方发生安全事故,特别是发生较大事故以后,我们就会被牵连,所谓‘别人生病,大家吃药’。每逢重大活动,相关部门要求煤矿停产保安全。安全第一的确没错,但在具体管理中,却以停代管,甚至以罚代管。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停工时间长短不一,长则个把月,短则10天半月。累积起来就多了。”

“因为这样的监管环境,导致桐梓2017年初还有23家煤矿开工生产,到年底就只剩5、6家了。”黄启黔说。

“自能源新机制运行以来,‘遵义问题’得到真正的扭转,贵州省政府要求,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煤矿要开足马力生产,随意叫停煤矿生产的按‘四风’问题处理。目前,遵义市安全监管‘以停代管’现象基本扭转。”刘文明说。

对黄启黔来说体会更深:“目前,桐梓恢复生产的煤矿有10多家,日产3、4千吨。现在,煤炭市场好了,生产时间也有了,我们也有信心加大投入。”

“政策有了,各级政府及主管部门也在帮助企业发展,为企业松绑,为企业服务。”黄启黔建议,由于煤炭企业参差不齐,职能部门可分类扶持,做优做强,不强求数量。如此,桐梓煤产量达到五六百万吨/年不是问题,完全能够满足桐梓电厂电煤需求量。

主攻煤款难收

遵义市的煤矿主要供应习水、鸭溪、桐梓电厂,桐梓电厂、鸭溪电厂各400万吨/年电煤需求,习水电厂200万吨/年电煤需求。

任务已经分解,按理应该没有问题了。但刘文明并不轻松,他表示:现在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生产方面。遵义只有这些矿,在下达任务后可能因为各个因素导致不能完成。二是电厂结算周期方面,桐梓电厂尤为突出。桐梓电厂对桐梓的煤矿是三个月一结算,结算的时候,以前签的协议是现金和承兑汇票各一半,现在是80%的承兑汇票,20%的现金,最后这20%等于打白条。而省政府的规定是承兑汇票不能超过30%,结算周期不能超过一个月。因此,煤矿企业有比较大的怨言。所以,就算签订中长期合同,也不能保证煤电双方百分之百的履约。

李瑾对此也很头痛,她告诉记者,2018年1至4月,各电厂严重拖欠煤款。即使支付煤款,电厂使用承兑汇票支付,煤矿企业平均要为每吨煤炭贴现16元左右,直接影响煤矿业主生产积极性。

以贵州耀辉矿业发展有限公司为例,自桐梓电厂建成以来,该公司就是桐梓电厂的电煤供应大户。

黄启黔告诉记者,2017年,该公司供应桐梓电厂32万吨电煤,占电厂电煤量的1/3,是完成电煤供应最好的煤矿。“电厂付款比较困难,今年3、4月累计欠我们煤款2000万元左右。”黄启黔说,“我们也和电厂签过长协,但没有效果,电厂不能履行合同。所以,我们和电厂现在是每月一签。”

刘文明指出,电厂欠款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亏损,亏损的原因又缘于电煤不足,导致发电量不足。例如鸭溪电厂,按照现在的煤价,每天3台机组满发,1年发电小时数在5000小时以上就可扭亏为盈。然而,电厂拖欠煤款又导致煤矿资金捉襟见肘,目前煤矿为了实现智能机械化,正是急用钱的当口,这样一来,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大力帮扶煤矿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遵义市煤炭行业兼并重组工作正处于一个关键时期,在推进过程中各种困难凸显。除了煤款难收问题,煤矿企业债权债务、涉法涉诉较多,亟需各级政府和部门给予更多帮扶,尤其煤炭企业的资金困难,严重影响了此项工作的进一步推进。据遵义市工能委不完全统计,该市煤矿企业共有债务102.65亿元,其中银行贷款6536亿元,民间负债达40亿元以上。煤矿资不抵债,涉法涉诉煤矿有30多对,存在极大的社会隐患。

此外,由于近年来煤矿企业因应整合政策要求,以及安全投入和人工工资增长等因素,促使原煤生产成本增加,再加上部分煤矿长期停产导致证照过期、采掘失调及恢复生产需大量启动资金,致使资金本来就困难的企业停滞不前,加之煤矿欠薪工人流失难招等多种原因,导致企业频繁停产,企业生产经营失调。

据了解,遵义市55对合法生产矿井仅复工复产45对,能正常生产的也只有30对左右。而在已复工复产的45对煤矿中,生产异常的也较多,主要原因一是煤矿企业采掘失调,导致已复产的煤矿有8对没有产量;二是矿井灾害严重、机械设备故障检修、安全隐患排查整改、政策性停产等,导致17对煤矿停产治理,短时间内产能难以释放。此外,由于煤矿机械化、智能化水平较低,生产系统基本上是人工操作,安全没有保障,煤炭产量上不去。

黄启黔表示:现在,市场有了,时间有了,但空间还没有。一矿一策,遵义执行的很差。我们受到作业场所和作业地点的限制,没有办法完成接替。应该让现有产能短期内尽量释放,产能上去了,电煤供应就上去了。

据统计,2018年,遵义市地方煤矿实际原煤产量123.53万吨/年,比2017年同期140万吨同比下降11.76%。1至4月,遵义市地方煤矿完成电煤供应任务90.17万吨,同比下降17.36%。

“四招”保障电煤

4月16日,贵州省政府发布《关于进一步落实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加强煤电要素保障促进经济健康发展运行的意见》(黔府发[2018]9号)(以下简称《意见》),明确要求,建立货款快速结算机制。按照政府引导、银行参与、企业主导原则探索建立货款结算机制,煤炭企业、发电企业、电网公司实现货款快速结算。对短期资金周转困难不能及时付款的企业,通过引导资金担保增信,银行进行贷款用于支付拖欠货款。担保费用、银行利息由发生欠款企业承担。

《意见》还明确指出,优化加快煤矿证照办理。推动煤矿机械化智能化改造升级,对已完成机械化智能化改造、具备核能条件的煤矿按规定及时办理产能核增手续。实行煤矿证照到期提醒制度,提前3个月对证照即将到期的煤矿进行提醒。对证照到期或即将到期的煤矿,经矿权人申请,原则上按简化程序一次性办理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等相关证照至2019年12月底。对联合试运转煤矿,优先办理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等证照。

为认真贯彻落实好《意见》精神,保证煤矿企业正常生产秩序,确保年生产时间达300天以上,确保电煤供需平衡、电煤储备充足等工作目标,完成省政府下达遵义市2018年410万吨电煤目标任务,目前,遵义市主要采取了以下四项措施:

一、缩短煤矿复工复产时间。要求煤矿春节期间放短假,放假时间不超过20天,节后煤矿的复工复产由煤矿企业组织验收报县级政府批准后,即可投入生产,减少以往县级验收后必须再经市级政府验收的漫长程序,缩短煤矿复工复产时间。

二、遵义市要求各县(区、市)按照330天生产时问科学制定年度煤炭生产计划,并向所在地县及人民政府报告。各地要切实保证煤矿正常依法生产,不得随意叫停煤矿的生产和建设,非安全隐患原因要求停产停建的,必须提前15个工作日向贵州省能源局、省安全监管局报备。

三、制定“一矿一策”。遵义市对生产矿井制定“一矿一策”措施,积极帮助煤矿企业协调省市、县相关部门解决生产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如:煤矿采掘接替失调、煤矿的五险一金的缴交、煤矿工人的就近体检医院确定、煤矿招工难、技术工人的培训等。目前,遵义市播州区万顺煤矿采掘失调问题,就是通过遵义市工能委向贵州省兼并重组联席会议办公室报告而得以解决。

四、强力推进煤矿智能机械化改造,提升煤炭产量。目前,遵义市工能委正积极组织全市煤矿企业推进煤矿机械化、智能化改造工作,全市有22对煤矿申报了智能机械化改造奖补。通过改造,将提高产能、提升煤炭产量。

黄启黔说:“我们两个煤矿全部向桐梓电厂供应电煤,这是政治任务,事关国计民生,该完成的我们还是要完成。”

刘文明表示,不管是民营煤矿还是国有煤矿,都比较服从政府的安排调度。大家还是能够齐心协力,全力保证遵义电煤稳定供应。


相关热词搜索:遵义